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KTV玩到的轻熟女
KTV玩到的轻熟女
 那是在五年前,刚刚开始盛行卡拉OK,我的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带我到离我们住的地方30公里的一个小镇去
- 玩。-

- 他给我找了一个小姐,那个小姐身高大约160cm,体重大约60kg,刚开始那个小姐陪我唱歌,我听那-
小姐的嗓音的确很是不错,(我平常也喜欢唱歌,嗓音也还过得去)。-

- 我俩和唱了几首后俩人的感觉都不错,在跳舞的时候我紧紧的拥着她,感觉她的俩乳房在我胸口磨来磨去,那-
是特别的爽快。-

- 后来那小姐就问我去不去小房间?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就问我的那个朋友是什么意思?他告诉我说:那是
- 叫我去打炮的意思。-
-
我对那小姐当时也有那感觉就问朋友:「做一次要给多少钱?」
--
那朋友说:「你自己和小姐去谈。」
--
我就又问那小姐,要给她多少钱?-
-
她说:「由你!」-

- 我就同她一齐去那小房了。-
-
那小房离我们唱歌的地方大约有一百米远,那小姐带领我走小路过去。我深一脚浅一脚跟在那小姐身后。-
-
在上小房的台阶时,我踩在一石头上滑了一下,在我倒下去时不由自主的抓向那小姐,当时因为是热天,她身-
上穿着一条连衣裙。
--
我这一抓,刚好抓在她的连衣裙上,「哗」的一声,把她的连衣裙抓开一大口子。-

- 借着月光,我看到她那雪白的肉体,顿时,我就感到热血上涌,双手就在她身上乱摸起来。-

- 她一边躲闪我的乱摸,一边说道:「等一等啊!」边说边拉我进了小房。
--
一进小房,她就拉亮灯光,这时我看到她那挺挺的双乳,不由我的小弟就举旗向她致礼,同时我再次扑向她在-
她身上狂乱摸着。她用一手关好门后,就任我乱摸了。
--
我摸了一会,感觉没什么意思,我的小弟也挺得难受,就抱起她倒在床上,她平躺在床上,我一边摸她上半身,
- 一边脱她的连衣裙,她也配合的脱着。
--
连衣裙脱掉后,我看见她那双峰挺挺的,我就拉她的乳罩,她看我只是在拉她的乳罩而没脱,她就知道我不知-
道怎么脱乳罩,她侧过身体,单手解开了背后的乳罩扣。
-
- 一下子,她的乳罩脱离了她的身体,我就看到:她那双乳就象是脱离了控制一样直挺起来,俩乳头嫩红红的挺-
着。-
-
我一激动,就将乳头含在嘴中狂吸。-
-
我嘴不断的吸着,而俩手也在她身上乱拉着。她大概知道我的意思,就自己抬了抬身,脱下她的裙子。我也用-
手拉掉了她的小内裤,一边拉一边用手摸她的阴部。一摸我吃了一惊:难道她是一个「白虎」?-
-
一惊之下,我忙起身看她的阴部,原来她并不是「白虎」,只不过她的阴毛不是很多,只有细细的几根,就像-
小男人才长的胡子一样,细绒绒的。而这时我也就仔细看了看她的阴部:我轻轻扳开她的大阴唇,只见她那阴蒂红
- 嫩嫩的就象那碗豆一样大小。阴道象一小嘴巴一样,有点湿湿的感觉。
-
- 看到这时,我再也忍不住了,就俩三下脱掉我的裤子。这时,我的鸡巴也突突的上挺着,一点一点的像是在给-
她的小穴打「招呼」。
-
- 她这才看到我的大鸡巴,忙说:「哇,这么大啊!轻点啊!」
-
- 我的鸡巴我也不知是不是算大,挺时大约有15cm长,直径大约3cm,我就说:「好好好!」边说边压在-
她身上,用手分开她的大阴唇就是猛的一刺。-

- 她「啊!」的一声大叫,牙齿一下咬在我的肩膀上。-
-
我一痛,就骂道:「妈的,你怎么咬我啊?」-
-
她一看我骂她就连忙说:「我不是叫你轻点吗?那样重的,好痛啊!」
--
「难道你是处女不成?」
--
「我也是前两天才叫人开了的啊!」-

- 「那你怎么不早说啊?」
--
「这怎么好意思说嘛!我看你那样以为你是老手,姐妹们给我说:遇到老手搞就只会舒服,不会痛了啊!」-

- 「我给你跳舞时不就摸过你了吗?我那知道你才被开了啊!一般地说:小姐都是一摸就可以进啊!」-

- 「其他是怎么样我不知道,你摸我时我就只感痒痒的。」
--
「那你现在好点了吗?」
-
- 「现在好象好点了,你插吧!」-

- 我这时才感觉到她那里面像是热水瓶一样,热热的,我的鸡巴被她那里面热着、勒着,也特别的舒服。我就慢
- 慢的拉出又慢慢的插进。
--
这时她说道:「你可不可以快点啊?」
-
- 「OK。」我就随着她的指示快速的抽插着。
-
- 一会,她嘴里开始「嗯嗯啊啊」的不知道在叫什么。她的身体也随着我的抽插运动着。脸上红云满布,热汗慢
- 慢的流了下来。
--
我冲刺了几十下感觉自己特别的累就把她的双脚提高,这样我的鸡巴可以进得更深一点。她的叫声更大、更多
- 了:「嗯、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--
这样搞了几十下,我又把叫她翻过身来,用「老牛推车」式搞她。-

- 一会,她突然大叫一声「啊!」全身像抽痉一样,全身绷紧,又放松。我只感到她的阴道内有一股热流包向我
- 的鸡巴,我的鸡巴感到一烫,全身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「突突突」的,我也射精了。
-
- 过了一会,她动了一下说:「累死我了啊!」-
-
我说:「我累死了还没说呢!你又没出力怎么累了啊?」
--
她说: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啊!就感觉累啊!刚才象什么也不知道了,突然晕了过去。」-
-
「那你感觉舒服了吗?」-
-
「舒服到是舒服了,就是人都不想动了啊!」
--
「那你是什么感觉啊?」-

- 「说不出来,人像飞了一样!」
-
- 「那一会你跟我走好不好啊?」
--
「那老板那怎么说?」-

- 「我去给她说啊!」-

- 「那好吧!」
-
- 我俩躺了一会,她推我道:「醒醒啊!走啊!」-
-
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明明就只想躺一会,怎么就睡着了呢?我连忙说道:「好啊!」-
-
穿好衣服,我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了唱歌的地方。
--
我朋友问我:「打了几炮?」
-
- 我说:「一次啊!」-
-
他说:「不可能,一次三小时啊?你就吹吧!」-
-
我说:「真的就一次,我睡着了啊!」我又问他可不可以带那位小姐走?-

- 他说:「怎么?今晚不回家了啊?」-

- 我说:「没事!反正今晚没事啊!」-
-
「那嫂子呢?」-

- 「在XX去学习去了啊!」-

- 「那你把她带回家啊?」
-
- 「滚,找个宾馆不就OK。」
--
「那你给她说价格了没有啊?」-

- 「晕了,我忘了啊!」
--
「那你……」-

- 「我一会谈好了就给你说啊!」
--
「OK!」
--
我又走向那小姐的边上请她跳舞,在跳舞时我问她一晚要多少钱?她说又我看着给,又问我给老板说了没有?
- 我向我朋友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-
-
一会他也向我比了同样的手势,我就对小姐说:「搞定,没问题!」
--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