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淫女生色誘大學教授
淫女生色誘大學教授

我叫敏敏,正在美國某大學就讀,今年畢業,我需要一位有分量的教授替我寫的推薦信,找到工作才可以留下來,偏偏我的成績不算太好,我已經找過幾位教授,但都不成功,馬教授是我一年級時的導師,可算是最後的希望。我早就聽其他同學說過,馬教授和一些女生有曖昧,有些沒有認真上課的女生突然都有好成績。為了拿到信,我願意一試。



這天,我約了馬教授在他的辦公室見面,我特地穿了一件小背心及短裙,馬教授坐在他的辦公桌後面,我道明來意,想請他替我推薦。馬教授看了我的成績單,一臉為難,「你的成績只是一般,未必能考入這間公司…」我說:「請你幫幫我,我願意做任何事的。」我走到他的身邊,彎下腰拉著他的手臂,我沒有穿胸罩,從他的角度可以把我的乳房看得很清楚。果然,他的目光盯著我的胸部,我還聽到他的抽氣聲,我知道他動心了,就說 :「教授,你一定要幫我﹗」說著,我坐上了他的桌子,脫下了小褲褲,把雙腿打開,我預先已在小穴內放了一個無線震旦,我暗中打開了在手袋內的開關,震旦立即開始振動著,我微微呻吟,把小手放在花瓣上,不停磨擦著,還按摩自己的花核,很快,我就在他面前高潮了,我的小穴噴出了一股股的花液,我喘息著說 :「教授,幫我…」馬教授紅了眼,立刻就把三根手指插入了我的穴內,用力抽插。



馬敎授看著眼前的女生在自己面前自慰,幾乎不能呼吸,女生的呻吟,粉紅色的花穴,還有那股花液的香味,令他幾乎射了,在聽到女生的說話後,他立刻就把三根手指插入了女生的花穴內,他感到女生的肉壁立即收縮,把他的手指夾緊,那種又溫暖又潮濕的滋味,讓他喘息,在用力插了幾下後,女生擺動著細腰,低聲說 :「教授…請你…插上一些…對…在你…唔…一點鐘的方向,再上一些,啊!!是這裡了! 好舒服…啊!!」馬教授感到自己的指尖摸到了一點海棉狀的突起肌肉,這一定就是女孩的G點了,他用手指抓著了女孩穴內的那個震旦,把震旦壓著女孩的G點磨擦,他又伸出了另一隻手,伸入了女孩的小背心內,撫摸著她充滿彈性的乳房,女孩的乳尖早已突起,他立刻吻著那一點,又惹來女孩的浪叫聲,「啊…我不行了,又到了,教授…」在女孩的穴又一次劇烈振動後,一股花液噴射而出,馬教授抽出了手指和震旦,低頭吻著了花穴,把女孩的汁液全部吞下。



我在再次高潮後,幾乎全身虛脫,我坐起來,看到馬教授還在低頭吮吸著我的花汁,我扶著他的頭 : 「今次到我讓你舒服了。」馬教授抬起頭來,眼中滿是情慾,他放開了我,我脫下了他的長褲,跪在他面前,他的陽具早已經充血勃起,我拾起了那個震旦放在手心,我雙手撫摸著他的莖身,又用震旦在上面移動,我聽到教授的粗喘聲,我知道他很喜歡,我用咀含著他的龍頭,細細啜吻,我感到他開始變大,還有些精液滲出,我張開口,把他吸入口中吞吐著,我又用震旦貼著他的陰囊,他似乎受不了,突然他抓著我的頭,用力在我口中抽動了幾十下,「啊! 要到了,吞下去…把我吞下去!」很快他就射了我口中,我也聽話的吞下了他的熱液。



教授射了後,全身振動了一會, 他的陽具軟軟垂下,才放開我,坐回椅子上,我跨坐在他身上,脫下了背心,露出了飽滿的乳房,教授立刻捧著我的雙乳,不住的揉搓,又把我的兩粒櫻桃含在咀中,我擺動了腰肢,把乳房送到他口中,我又用還濕漉漉的小穴,磨擦著他的下身,很快,我就感到他的莖身開始充血,慢慢變硬,我低聲說 :「教授,我們這次來真的好嗎?」我再次坐在教授的桌上,把腿M字形分開,兩手向後撐著,等待著他。



馬教授看到女孩粉色的小穴完全在他面前張開,再忍不了,他站起來,把自己的陽具貼著女孩的穴口,磨擦了幾下, 沾了女孩的花汁,他用手扶著女孩的小腰,用力一挺,推入了女孩的穴內,傳來女孩痛苦又歡愉的叫聲,但她的穴太窄,他這一下只入了一小部分,但他的龍頭已被女孩的嫩肉絞著,像有無數張小咀吸著一樣,他舒服得喘氣,這感覺和自已老婆那鬆弛的穴完全不同,他把女孩的臀抬起,把她的腿架在自己的肩上,再用力一插,他的陽具全部插入了女孩的花穴內,龍頭還頂入了女孩緊緻的子宮,他開始瘋狂的抽送,每一下都頂入最深處,磨擦著她的G點,女孩柔弱的身子被他撞得前後擺動,她的小穴劇烈的收縮,女孩也大聲叫著 :「教授…饒了我…慢一點…我不行了,要泄了…」馬教授感到一陣熱液灑在他的莖身上,他的莖身變得更硬,他用手拍打女孩的花核,又把小核拈起,那粒小核早已腫脹,馬教授喘著氣道 :「你的小核硬成這樣,你自己都想要,這時候怎可能慢下來。」沒有理會女孩的叫喊,他反而加快了速度,追求自己的快樂。



我被全身流過的快感迫得發瘋,教授強而有力的抽插,令我的小穴好像要爆裂,雖然求饒了,但他完全沒有停下,而且,他每下都頂著我的G點,我不停地噴著花液,全身忍不住抽搐,連與男朋有做愛都沒有過這樣的高潮,不知泄了多少次,被他再插了多少下後, 教授忽然用力握著我的雙乳,他俯下身,咬著我的乳頭髮泄,「啊,好開心,插死你…你這淫婦…啊…我要射了…」他全身振動著,我感到一股熱液射滿了我的子宮,過了好一會, 他才放開我,在我身邊躺下。我的雙腿還大大的張開,連移轉的力氣都沒有。



之後,我如願得到教授的推薦信,也找到了工作留在美國